脸红弯了眼睛

霆水仙/全职相关/一年生SK/会长水仙/高度杂食/我不是故意BE我也想写甜/易勾搭想扩列

相思成灾(平麦/完结)


*BE得有点突然


5. “究竟是我还是你,忍心负气绝情断义。”



时间流水一样地过,陈均平一路升职加薪,称得上是年轻有为。奶茶店的生意也赚得盆满钵满,Mike在想要不要开个分店。

两个人的生活就像一杯白水倒进另一杯白水,融合得天衣无缝。

他们当然也会吵架,但情人之间,争吵到最后都变成了缠绵的吻。偶尔也会怀念以前的日子,年轻气盛的两个人,吵起架来谁也不让谁,吵得面红耳赤,吵得陈均平半夜开着车去睡在工作室。


又是一年春暖花开,Mike想趁夏天旺季来临之前,打点好新店,一连几日都在忙着看店面,谈租金,搞装修,置办新的机器,聘请新的员工,晚上回到家也是累得倒头就睡。他很想跟陈均平说说话,但往往话还没出口,就已经睡了过去。

太阳东升西落,又是忙碌的一天,开业庆典就是后天了,Mike洗过澡半阖了眼钻进被子里,好像睡前祈祷一般说了句:“希望以后可以多卖一点奶茶。”陈均平翻过一页书,不带感情地开口:“好喝自然卖得多。”Mike隐约觉得这话语气不对,但实在抵不过浓浓睡意。


第二天Mike打点好了新店的一切,自己一个人坐在高脚凳上开心地转了个圈,拿出手机拍了张自拍发给陈均平。身后是装潢一新的奶茶店,Mike笑得像只餍足的猫。

“陈均平你看,新店装修好了。好看吧!”

屏幕闪了一下,消息显示“已读”,但陈均平久久没有回复。

Mike眼皮跳了一下,想起昨晚陈均平的冷淡,心里有些不安,但又觉得是自己神经过敏。

“嚯,拽什么啊?谁稀罕你回我消息?大不了就分手,又不是没分过。”

Mike把手机倒扣在桌面上,洗了手花了三个小时做了草莓布丁和抹茶慕斯,又拍了照片发给陈均平。

“阿平我做了草莓布丁,独家秘方!你过来店里吧,新店开张你是我第一位客人!”

消息很快显示了已读,却依然没有回复。



Mike没来由地想起他们第一次分手,虽然过去了很多年,但还是清晰地刻在脑子里。



那时候Mike还是个打工仔,陈均平也不过是个小职员。Mike总是奶茶店最后一个下班的,有时候是打扫卫生,有时候是听老板讲他的创业经历。陈均平也常常加班,在各种前辈丢给他的琐碎任务中焦头烂额。两个疲惫不堪的人回到家里也是静默无言连拥抱都没力气。

两个人的生活就像一杯白水倒进另一杯白水,平淡得没有一点生机。

陈均平说这样的生活太无趣,Mike说感觉不到陈均平爱他。


Mike揉了揉自己的脸从回忆里清醒过来,提醒自己不要妄自菲薄,他们已经相爱七年,他要给陈均平充足的信任。



可是当Mike拎着打包好的甜品回家,看着所有属于陈均平的东西都不见了的屋子,他才真的意识到,七年并不能代表什么,陈均平还是七年前的陈均平,没有变过。



“分手吧。”Mike的手机震了一下。他看着短信眨了眨眼睛,甚至扯出一个笑容,另一只靴子终于落地。

Mike拨了个电话过去,电话通了却没人应声。

“不要再分开了好吗?”沉默了几秒钟,Mike很平静地开口,语气里好像也没有很难过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“你说了要一直在一起的,你说了要一起活到八十岁的,你说了不会再不要我了。”Mike知道自己说这些都没用,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挣扎什么。

“对不起。”陈均平的声音在电流中显得有些干涩。

“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?等我忙完新店开业再说都等不及吗?你怕三天后你就会不想分手吗?”Mike变得有些歇斯底里。

“你看,你就是这么了解我。”陈均平并没有太多情绪,“就是太了解对方了,生活才无趣,我不是一个可以长久稳定下来的人,你应该知道。我承认我很渣,真的很对不起。”

“陈均平。”Mike总是喜欢连名带姓地喊陈均平,他觉得这三个字就是最好听的情话,可如今,这三个字却像淬了毒匕首,正在一点一点切断他们最后的联系。

“你还喜欢我吗?”每一次分手,Mike总是很执着这个问题,而陈均平的回答也总是一样。

“喜欢,但是没办法在一起了。”

Mike把小乌龟放在手里把玩,甜品被搁置一旁散发出悠悠的香气,他的大脑异常清晰。与其说他对陈均平的感情在一次次分分合合中起起伏伏,今天终于从峰值下降无限趋近于零,不如说自从他们复合,分手的场景就在Mike的心里悄悄上演了千百遍。

“两年前跟你去浅水湾的时候,我就应该明白,你跟我在一起,从来不是因为多喜欢我,你喜欢的是我们的过去。你迷信所谓爱情,你愿意相信你我之间的感情是伟大的,是坚不可摧,是被你反复糟蹋也不会变的。你要我全心全意爱你,你要我离不开你,你要我们心意相通,你要保持你在这段关系里的主导与强势。陈均平,你对我的亏欠何止一句对不起。”

而面对Mike的指控,陈均平除了说“对不起”之外无从辩驳。


通话时间并没有持续很久,爱哭的Mike意外地没有掉眼泪。他又打开手机看了看日期,跟陈均平在一起,总觉得时光倒流,历史重演,搞不清今夕何夕。Mike想起上次开业,是他和陈均平一起剪断了红绸。本来明天也邀请了陈均平,可是分手来得毫无征兆,不对,是有征兆的,如果昨天睡前那句冷淡的回应也算征兆的话。


陈均平躺在宾馆不怎么舒适的床上,想起Mike刚刚问他的问题“分手是你考虑清楚的结果吗?”陈均平认为他考虑得很清楚,可是就像Mike说的,他连等Mike忙完都做不到。分手于他们而言,不应该是件需要坐下来好好谈谈的大事么。陈均平觉得头痛,他以为他已经足够了解Mike,但其实是Mike看透了他也爱透了他。


“陈均平,你总说我孩子气,可真正长不大的是你。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*大概是强行BE,感觉还是两三千字的超级短文适合我,篇幅稍微长一点就力不从心。但是写出来也算了结我自己一桩心事。我看透了你也还是爱你。晚安。


评论(14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