脸红弯了眼睛

霆水仙/全职相关/一年生SK/会长水仙/高度杂食/我不是故意BE我也想写甜/易勾搭想扩列

相思成灾(番外/平麦)


亲爱的Mike:

以前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好像也没怎么叫过你“亲爱的”,因为你不喜欢,你总说我喊你“亲爱的”,也会喊前任“亲爱的”,也会喊下一任“亲爱的”,这样你就和其他人没分别了,所以你喜欢我喊你Mike,独一无二的Mike,陈均平的Mike。虽然如今你已经不再属于我。

我们分开已经小半年了吧,你知道我总是记不清日子的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今天提笔写下这封信。

香港已经入秋了,但天气总还是热。公寓楼下的桂花开得很盛,我记得你公寓那边也有几株。去年桂花开的时候,你总跟我念叨要去吃桂花酒酿小圆子,可是琐事缠身,一直到桂花谢了我也没能与你同去。前几天我同别人宵夜,鬼使神差点了碗小圆子,但是太甜了,我竟一口也吃不下。

昨天晚上我一个人又看了一遍《春光乍泄》,你知道我最喜欢看这个。电影里面黎耀辉说他并不希望何宝荣赶快好起来,他受伤那段日子,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光。我想起来很多年前我急性阑尾炎住院的时候。好像人一生病就变得格外不一样,那时候我也格外依赖你。晚上央你陪我睡在医院,你离开片刻便不停给你打电话不停问你在干什么。你放下店里的生意陪我,同我在医院的草坪上晒太阳。我还记得你伏在我肩头同我抱怨家里的金鱼好久没喂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这么多年过去了,总还记得这句话。

该怎么形容我现在的心情呢。有些怀念那些有你的日子,但是也很习惯没有你的生活。我知道分手后你的日子肯定会比我难过些,我也知道是我欠你太多。你总问我,还喜不喜欢你,而我总是推辞说“不是不喜欢,是不能在一起”。是我太自私了。自私地要你绝对爱我,也自私地不愿用我的全部去爱你。准确地说,不是“不愿”,是“不敢”。不敢情深,不敢毫无保留,不敢不留后路,不敢像你那样把所有的爱都捧到我面前。

不管你信不信,我从前是真的想和你白头。你早上不肯起床撒娇的时候,你拿着剃须刀认真帮我刮胡子的时候,你吃饭不肯吃胡萝卜挑食的时候,你窝在我怀里看电影的时候,你乖乖坐着让我替你吹头发的时候,甚至是我们相对无言静静消磨时间的时候。我都想,如果能这样和你过一辈子,那该多好。哪怕是现在,我也仍然觉得我同你白发苍苍地站在一起,一定很美好。可我就是个矛盾的人,羡慕别人携手几十载的感情,也厌倦同一张脸孔的平淡。是我辜负你,总是我辜负你。

这封信也不是要为我自己辩驳什么,我知道自己错,我也后悔和你分手,可如果重头来过,大概还是这个结果。我总是包容自己很多。

信的最后,我很想祝你早日寻得自己的幸福,可我不愿你同别人在一起,我也不愿你在我的阴影下一人苦苦挣扎。“我希望你三十岁能结婚,也希望你三十岁没结婚”,忘记哪里看的句子,大概也是我的希望吧。算了,我还是祝你身体健康吧。

陈均平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很少写攻方的内心剖白,不顺手极了,简直像Mike精分出了一个陈均平人格T^T






评论(4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