脸红弯了眼睛

霆水仙/全职相关/一年生SK/会长水仙/高度杂食/我不是故意BE我也想写甜/易勾搭想扩列

缠绵犯错 (平麦/一发完)

*以“我爱你”为结尾写一篇虐文

*洁癖慎入

*没车但是被锁三次了只能重发走链接


“你爱我吗?” 

女孩儿窝在Mike的怀里,仰着小脸问他,眼神里满是期待。 

Mike却在想另一个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“你爱我吗?”

 那时他跟陈均平两个人刚在一起不久,吃过晚饭在落日余晖的校园里散步。Mike像只松鼠似的蹦蹦跳跳,每一步都踩在一片落叶上,周身都散发着“我恋爱了”的甜蜜光环。


 陈均平就在他身后两三步的距离跟着,看着像个孩子似的Mike,眼睛里的温柔满得可以溢出来。


Mike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跳了一下转过身,两只手还在卫衣口袋里插着,歪着脑袋问陈均平。


 陈均平走到Mike身前,将Mike的双手从口袋里拉出来环在自己的后颈上,凑到Mike唇边蜻蜓点水吻了一下。Mike笑得嘴巴咧到耳朵根。陈均平又吻了一下,Mike害羞地把脸埋在陈均平肩膀。过了两秒钟,Mike又抬头吻了陈均平一下。 

 

 


 后来陈均平的寝室空了一张床,Mike索性搬了过去。周末只剩两个人在寝室,点了外卖谁都懒得下楼,猜拳结果Mike输了。


 可他还是懒,坐在床上抱着枕头眨巴着眼睛看陈均平。陈均平坐在电脑前推了推眼镜不为所动。Mike伸出脚丫子在陈均平小腿蹭来蹭去。陈均平低头看了看白嫩的脚丫,抬头便是Mike湿漉漉又哀怨的眼神。


 “你爱我吗?”Mike委屈地问着,言下之意就是“你爱我你就下楼拿外卖”。陈均平狠狠捏了Mike的鼻子:“惯的你。”语气里说不清是无奈还是宠溺,批上外套便下楼了。* 

 

 


Mike还记得,有一次两个人在超市挑水果。


“我喜欢蜜瓜,西瓜也可以。”Mike拿起一个西瓜端详着。

“你难道不是喜欢我吗?”陈均平把西瓜从Mike眼前拿开放进了购物车。

“是是是,我喜欢你。”Mike努力压下自己不自觉上扬的嘴角,又拿起了一盒奇异果。

“唉…你都是喜欢我了,都不是爱我了…”陈均平接过奇异果放在刚刚那颗西瓜旁边。

“你真恶心…”Mike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,真实地嫌弃陈均平。

如果放在刚交往的时候,Mike肯定又要被逗得面红耳赤。 

 


“你爱我吗?”

这个问题,Mike问过无数次。


撒娇的时候,耍小性子的时候,早晨刚睡醒的时候,晚上相拥入眠的时候,准备了惊喜给陈均平的时候,吵完架陈均平来认错和好的时候,看悲情电影被虐哭的时候,看爱情喜剧觉得自己和主人公一样幸福的时候。

Mike并不好奇问题的答案,也不是非要陈均平说那三个字。

他当然知道陈均平爱他,而且只爱他。


不想看BE的别点




评论(1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