脸红弯了眼睛

霆水仙/全职相关/一年生SK/会长水仙/高度杂食/我不是故意BE我也想写甜/易勾搭想扩列

今天终于知道错

Chapter 3 (肉渣)


项允超当然注意到了旁边在抽烟的男人。撩骚的长长耳钉,骨节分明的手指,烟雾缭绕后一双勾魂摄魄的眼。

项允超觉得酒精拖慢了自己大脑的运行速度。他看到男人狠狠吸了一口烟然后丢了烟蒂,朝自己走来,不知从哪摸出一瓶矿泉水递给自己。项允超拧开瓶盖,仰头喝水又吐掉,低声说“谢谢”,每一个动作在Bill眼里都是诱惑。

Bill沉声问“好些吗?”,项允超似乎想了一下,说“好饿”,拖长的尾音是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撒娇。Bill轻笑,伸手揽上项允超肩头,说“带你去吃饭”。

项允超被拖慢的大脑好像现在才识别出来自己并不认识这个男人,又回味了一下自己刚才略带撒娇的语气,本就嫣红的脸颊更红了。Bill又笑“你在脸红什么?”,项允超竟然结巴了“没,没有,哪有啊!”。Bill笑得更厉害。


酒吧里的三人当然已经不在,Bill捞起项允超落在卡座上的衣服向外走去,项允超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跟在后面。

Bill晚上并没有喝酒,驱车返家。项允超一路都有些晕晕的,总觉得听到Bill低低的笑声,车厢里映着对面的车灯,Bill的耳钉仿若星光。

项允超丝毫不掩饰自己打量的眼神,光洁的额头,妖娆的眉眼,饱满的双唇,流畅的颈部线条延伸到衣领内。项允超更晕了,干脆闭眼假寐。Bill始终淡淡地笑,一路专心开车。


项允超奇怪为什么这个男人带自己回家,不是要去吃饭吗。项允超还奇怪有钱买车的人为什么要蜗居在最低廉的出租屋里。

两个问题项允超不知道要先问哪一个,最终挑了第一个问,第二个好像太隐私。Bill泊好车,看着项允超智商有些不够用的样子,又笑。

Bill住六楼,狭窄憋仄的楼梯间堆满了住户的各种杂物,灯也是坏的,一闪一闪。项允超总是踢到各种东西,发出七里咣当的响声,还差点绊倒。Bill便拖住了项允超的手,项允超没再踢到东西,整个世界都安静了。

Bill开门,问项允超要吃什么。项允超看着一室杂乱,怀疑地问Bill会做什么。Bill真的偏头想了想,很认真地回答“蛋,公仔面,公仔面加蛋”。


项允超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安安静静地吃加了蛋的公仔面,他觉得今天真是乱了套了。撒娇,脸红,结巴,甚至还跟莫名其妙的男人回了家,身为副总裁的精明都泡在酒里被自己喝掉又吐出去了吗?

Bill在收拾房间,觉得改天一定要去庙里拜拜。失职地撇下客人遁走,对着一个醉汉荷尔蒙全开,居然还带人返家,自己一定是中了邪。瞥一眼项允超,发现他吃完面正捧着碗喝汤,红艳艳的嘴唇泛着水光。Bill想把他就地正法。

Bill哥,兰桂坊无人不晓的Bill哥,有着超一流的行动力,当即走向项允超,俯身看着他。项允超有一瞬间的愣怔,随即问Bill“怎么了”,Bill说“你嘴角沾到蛋黄”。一句平淡无奇的话,被Bill说的千回百转深情款款,项允超觉得自己受了蛊惑。

Bill凑近舔掉了蛋黄,项允超没有挣扎,甚至还闭了一下眼睛。Bill又笑。细密的吻接踵而来,项允超失手打翻了汤碗,冷掉的汤汁洒了两个人一身,汤碗无辜地倒扣在沙发上。Bill有更充分的理由脱掉彼此的衣服,打横抱起项允超走进卧室。


看着Bill的腹肌上似乎还有残留的汤汁,项允超失去意识一般起身舔上去,然后直直地看进Bill写满情欲的双眼,说“我要在上面”。

Bill一边笑一边色情地抚摸着项允超的侧腰,说“这个不行”,项允超急急地问为什么,Bill不停地笑,项允超又问一遍,还试图起身。Bill依然低低地笑,手下却动作不停,缓缓抚上项允超前胸,膝盖也不容置疑地顶进项允超双腿间。

项允超重新跌回床上,伴随着更加密集的吻,他听到Bill说“因为我有腹肌”。Bill的吻一个又一个落在平坦的小腹上,舌尖在肚脐打转,项允超一阵战栗,双手抓紧了床单。Bill的吻向下蔓延,一只手摸索过去与项允超十指相扣,单手扒掉了项允超的裤子。

项允超惊叫出声,Bill却又从小腹一路吻了上来,吻过精致的锁骨,吻过不停滑动的喉结,吻过敏感的耳后,吻过紧咬的嘴唇,吻过挺翘的鼻子,吻过颤动的眼皮,吻上泛红的眼尾。


Bill始终保持着一只手十指相扣的姿势,带领项允超探索全新的乐趣,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与眼角沁出的泪水都尽数落在Bill的唇间。

精疲力尽的项允超窝进Bill怀里,闭着眼睛小声嘀咕了一句“有腹肌了不起啊”,Bill揉了一把项允超臀瓣,不客气地回到“是很了不起啊”,项允超撇撇嘴沉沉睡去。


当时无知太挥霍,不顾后果。

评论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