脸红弯了眼睛

霆水仙/全职相关/一年生SK/会长水仙/高度杂食/我不是故意BE我也想写甜/易勾搭想扩列

今天终于知道错



Chapter 6
巴士坐了一个来回,太阳也晒了半日。项允超早餐吃得敷衍,此时更是肚饿,又觉现在喊饿未免破坏气氛,偷偷拿眼角瞥一眼Bill,正好撞上Bill毫不掩饰的炽热眼神。

项允超心里一紧,赶紧移开目光,又觉得自己有什么好心虚的,复又看回去。Bill眼里已是满满调笑,项允超真的要被自己蠢死了。

Bill刚想吻上去,却有别的乘客上来了,项允超趁机说饿,两人便相携下车。


挑了间人少的餐厅简单吃了饭,Bill还叫了杯解暑的绿豆汤。项允超嫌不够甜喝了两口便放下,Bill哄了两句,项允超又喝了两口,Bill将剩下的喝了,项允超笑得像只餍足的猫。

餐厅冷气开得足,项允超看外面的大太阳不愿出去,两人便坐着小声聊闲话。店老板也藏在收银台后面打瞌睡。

突然一个女人如狂风骤雨般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,直奔Bill和项允超而来。错了,是奔着他们后面那张小桌子去的。

女人抄起桌上的水就朝桌边的男人泼去,张口便骂,什么鬼混,什么狐狸精,什么几日未返家,什么bb也不管。男人也不甘示弱地驳回去,什么你听我解释,什么居然跟踪,什么我和她没关系。另一个女人也骂,什么原来你有老婆,什么连孩子都有,什么原来穷鬼。

店老板忙来拉架。尽是些TVB演烂的剧情。项允超看得津津有味,还不忘评头论足,悄悄跟Bill说,这正室好没姿态,这男的品味好差,这小三也是好没脸皮。

Bill笑着摇头,把钱压在杯底,牵了项允超往外走。项允超还意犹未尽地说“不知结果如何”。


两人没有再乘巴士,就在街上走着,Bill拖着项允超的手,掌间尽是粘腻腻的汗。手机响了两遍,项允超才反应过来。

接起电话,神色未变,依旧任Bill拖着向前走。那边问着天气热不热,吃得惯不惯,睡得好不好,项允超语气听不出起伏,一一答了,又问对方同样问题。末了说了句“乖乖等我回去”方才挂了电话。

刚好行至一间甜品店,项允超闹着要吃蜜桃冰沙,对方说没有蜜桃了,项允超又要芒果西米,对方又说没有西米了。项允超便有些不耐,眼看要发难。Bill忙要了芒果冰沙。

项允超抱着一大杯芒果冰沙,突然失了胃口,看着冰沙化成水。


两人又去影院,竟在门口碰见熟人。Bill寒暄几句,发现那人眼神直往项允超身上瞟,忙把项允超先推进影院。

项允超吃着爆米花等Bill,竟从爆米花桶里刨出一只塑料戒指,突然洁癖犯了,觉得刚才吃进去的爆米花上全是病菌。

等Bill带了一身女士香水味进影院,电影已经开始了十几分钟,两人全程沉默地看完一部喜剧片。

从影院出来已是傍晚,项允超意外地没有喊饿。回到家,项允超进厨房泡牛奶,拿起糖罐却怎么也拧不开,重重摔在案台上,杯子也被一下拂到地上,洒了一地牛奶。

Bill走进来从后面抱上项允超,“你在气什么?”。项允超依然僵着身子撑在案台上,狠狠闭了一下眼睛,转过身低着头,把脸埋进Bill的颈窝处。

Bill身上好像还残留着阳光的味道,混着空气里牛奶的香气,项允超深深吸了一口气,发出重重一声叹息。


一切都会错过,何必太执着。



评论(2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