脸红弯了眼睛

霆水仙/全职相关/一年生SK/会长水仙/高度杂食/我不是故意BE我也想写甜/易勾搭想扩列

那又怎样(霆宇/HE)



Chapter 6


明天考试,放个甜章攒人品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陈霆迷迷糊糊睡了几个小时,黎明时分接到阿栋电话,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了。阿栋说虽然损失了几个兄弟,但几个场子还是到手了,还烧了他们一个仓库,薛炎中了一弹但没看清具体伤在哪,惹来了条子但都敷衍过去了。

陈霆说幸苦,交待找人把场子看好,又说没有大事这几天不要找他。陈霆挂了电话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,伤口还在隐隐地疼着。

虽然昨夜对严夏一番话说得慷概,但陈霆还是明白希宇与他不一样,他这样每日生活在刀口的人,有什么资格去安安稳稳地谈恋爱呢。但是既然身为坐馆,犹豫不决根本不是霆哥风格。

陈霆现在烦恼的是以后要怎么加快社团洗白的速度,要怎么保护好希宇,要怎么向胡钟秀坦白。更重要的是,现在才六点多,自己要不要起床去给希宇做个爱心早餐什么的,或者去后院摘一束郁金香?


陈霆从床上爬起来,决定先洗澡,再做早餐,然后吃过早餐和希宇一起去摘郁金香。因为伤在肩膀和腰侧,陈霆站在莲蓬头下以一种极其诡异并且拧巴的姿势迅速冲了澡,拉开卧室门准备下楼,却被站在门口的希宇吓了一跳。


“阿霆,早。”希宇低头扯着自己的衣角,声如蚊呐。

“希宇早,希宇在等阿霆吗?”陈霆心里出现一个粉红色的泡泡。

“希宇,担心阿霆,想见阿霆。”希宇的眼神四处乱飘,从陈霆身上溜过,又迅速移开。

“阿霆已经好了,已经不痛啦。”陈霆心里的粉红泡泡迅速胀大。

“阿霆......”希宇垂下眼睛,伸手指了指陈霆的头发。

“怎么了?阿霆脸上有东西吗?”陈霆说着用手抹了一把脸。

“阿霆,这里,有泡沫。”希宇用手戳了一下陈霆的耳朵。

“嘭!”陈霆心里的粉红泡泡炸成了烟花。希宇的指尖柔柔嫩嫩,带着早晨的凉意,修剪得很整齐的指甲刮蹭过陈霆的耳廓,将陈霆的耳朵染上郁金香的颜色。

陈霆觉得丢脸,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和脸甚至是脖子,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,不过幸好希宇四处飘的眼神并没有看到。

陈霆两只眼睛看着自己的鼻尖,看了好一会儿,才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。


“那希宇能帮阿霆把泡沫洗掉吗?”再次开口,陈霆还是那个腹黑的社团大佬。


还不等希宇回答,就听严夏的声音传来,还伴着呵欠声和踢踢踏踏上楼梯的脚步声。


“大佬你起了没有?你伤好了没?药吃了没啊?你自己换过绷带了吗?你自己能不能洗澡啊?等一下我要出去买药啊,你......”

严夏一上二楼就看见陈霆和希宇站在卧室门口,希宇闻声朝他看过来,陈霆则是一脸“不马上消失就砍你”。严夏张口结舌,一只手揉着头发还没来得及放下来。


“那个,那个,那什么,我......”严夏绞尽脑汁想理由开溜。

“夏夏,早。”希宇保持一贯的礼貌。

“早,早,早。”小天使你要保护我,霆哥要砍我。

“夏夏,来找阿霆,也是担心他吗?”

“啊,这个,我,啊,是,那个......”

“严夏。”陈霆开口阻止这段诡异的对话。

“大大大大佬。”严夏脆弱的神经濒临崩溃。

最终,还是严夏帮着陈霆洗掉了泡沫,绷带也换了新的。然后,严夏就从别墅消失了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吃完早餐,陈霆带了希宇去后院花田,一大片郁金香,还有些别的花,映着朝阳,格外好看。希宇略带兴奋地扯着陈霆走到花田中央,低头看花,又仰起小脸看陈霆,掩不住的欣喜。

希宇的眼神中总是包着躲闪与羞怯,很少这样毫不遮掩地看陈霆。而陈霆叫这样一双清亮的眼睛看着,心里好像有一辆过山车呼啸而过,如坠云端。

环在希宇腰间的手不自觉地收紧,希宇一下撞进陈霆的胸膛,两颗心贴在一起“扑通扑通”跳个不停,好像连频率都一致。

天上有白云一朵一朵飘过,远处有鸟儿“咕啾咕啾”地叫,脚下松软的泥土有种子在发芽,空气里弥漫着不知道什么花丝丝甜甜的香气。


陈霆看着这对不染世事的黑白双瞳,心底波澜起伏却又无比宁静,觉得老天待他不薄,自己终是得了救赎。视线顺着挺翘的鼻梁向下,在圆润的鼻头打了个转,最后落在轻轻抿着的嘴唇上。陈霆低头吻了上去。

不似希宇之前两次毫无技巧的触碰,陈霆的吻温柔缠绵,噙了两片唇瓣不停吸吮。希宇觉得心跳好快,紧紧闭起眼睛,两只手也紧紧抓着陈霆的衣服。他依稀明白这是爱人之间才会做的事情,试着动了一下自己的嘴唇,好像回应,随即被刷过齿列的舌头吓到。

陈霆没想到希宇会有回应,更加情动,舌头已经不自控地探进希宇的口腔,寻了希宇的舌尖,轻咬一下。希宇一下软在了陈霆怀里,他怀疑自己生病了,晕晕的喘不上来气,但又觉得安稳舒适,还有莫名的满足与期待。希宇之前二十年的生活向来平淡如水,第一次体会到这样繁杂的情绪,让他的胸腔涨得发疼。

这是他们第一个真正的吻。

陈霆好像在品尝最怡人的香茗,沉醉其中,久久不肯放下。等陈霆终于放开希宇的双唇,希宇依然紧紧闭着双眼,仰着一张绯红的小脸。一瞬间,陈霆的心里又盈满了粉红泡泡。

他又亲亲希宇泛红的眼皮,希宇睁开眼睛,眼含湿意,睫毛微颤,再一次直直看进陈霆双眼,陈霆差点又把持不住吻上去。


陈霆一手牵过还紧紧抓着自己衣服的双手,包进掌心,一手揽过希宇的肩头,下巴在希宇鬓发处蹭了蹭。希宇又往陈霆怀里钻了钻,希宇的脸热热的,陈霆衣服下的肌肤也热热的。微风不燥,春光正好。


陈霆牵着希宇回别墅拿了画板和几本书,还顺手捞了一件外套,又回到花田旁的一棵大樱花树下,树下置了桌椅,桌上已经摆了几碟精致的点心。

陈霆拿起一块小松饼递到希宇唇边,希宇凑上来一口吃掉。嘴唇碰到指尖。一瞬间的触感,却在陈霆脑内被无数神经递质传递放大,心里的粉红泡泡无穷无尽地冒出来。

希宇抿着嘴巴,像小仓鼠一样两颊鼓鼓的,吃完还伸出小舌头舔掉唇边粘到的碎屑。

陈霆觉得自己现在好像一个楞头小子一样,在意每一次的触碰,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能引爆心里的粉红炸弹。

吃了点心,希宇支起画板认真画画,陈霆拿了书却是怎么都看不进去,一页书迟迟翻不过去。粉红泡泡漫天飞舞,还有一个小人一跳一跳,试图伸手去抓那些泡泡,跳得陈霆心里痒痒的。

陈霆干脆放弃了阅读,仔仔细细看着身侧佳人。希宇今天穿了一件嫩黄色线衣,露出里面粉色衬衣的边角,头发微微地卷着,泛着好看的栗色。

左手扶着画板,只能看见四根骨节分明白嫩修长的手指,早上好像就是左手戳了自己一下,陈霆回忆着,不觉扬起唇角。

画板支在腿上,压出一道痕迹,陈霆想要吩咐人出去买个架子回来,又觉得还是亲自去买比较好。两只脚穿了球鞋老老实实地踩在地上,白色球鞋上还沾了几根嫩绿的草芽。

陈霆从希宇对面的椅子上换到右边,肆无忌惮地看着刚才被画板挡住的小脸,长长的睫毛,挺翘的鼻子,嘴唇好像还有些肿。陈霆下意识地抚上自己的嘴唇,仿佛已经回忆不起来刚刚那个吻的味道。

希宇终是感觉到了陈霆放肆的目光,侧头看过来。陈霆干咳两声,起身绕到希宇身后,两手搭在扶手上,好像把希宇圈进怀里。

“希宇画了什么?”陈霆正在从另一个角度欣赏自己的爱人,并没有去看画,他发现希宇头顶长了两个发旋儿。

“希宇,画了阿霆。”

陈霆这才去看画。画中正是早上那个被希宇戳了耳朵的自己,头发乱着,发梢还沾了水。眼睛亮亮的,唇角眉梢尽是笑意。虽然只是铅笔稿,但陈霆好像看见自己心里那一堆无处安放、还不停往外冒的粉红泡泡。


陈霆先是一吻落在希宇发间,又向前探了探头,本想吻在侧脸,希宇却也刚好转头,于是吻上双唇。因为希宇一直仰着头,陈霆顾忌这个姿势会累到希宇,吻了两下便放开了。

希宇却仍是闭着眼睛,嘴巴微微嘟着,还向前凑了一下,一副没吻够的样子。刚好有花瓣飘飘悠悠落在希宇唇间,名副其实樱唇粉面。



粉红泡泡在陈霆心里泛滥成灾。




【虐你麻痹!起来甜!(*/ω*)





评论(8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