脸红弯了眼睛

霆水仙/全职相关/一年生SK/会长水仙/高度杂食/我不是故意BE我也想写甜/易勾搭想扩列

瀚博点梗

“家长会到这里就结束了,请各位家长以后多多监督孩子学习,配合学校工作。另外,请高小飞,张茗,王浩还有左博家长留下。谢谢大家。”高三二班的班主任,左博口中的“老妖婆”,推了推眼镜,做总结陈词。

当她念出最后一个名字时,有不止一道目光落在坐在讲桌右侧这个殿堂级位置,西装领带锃亮的皮鞋,浑身散发着上位者气息,好像参加的的不是家长会而是达斯沃经济论坛的,年轻男人身上。何瀚的厚脸皮也有些经不住几十道目光不加掩饰的打量,右手虚握成拳放在嘴边轻咳了一下。

好在众位家长都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再和班主任多说几句话,哪怕不是那些被点名留下的家长,也都纷纷跟着班主任走到了外面走廊上。何瀚当然不会去凑热闹,但被点了名也不能一走了之,一个人仍坐在讲桌旁。

长腿蹬在桌腿上,稍一用力,椅子就被两只腿悬空地压了起来。何瀚两只手还撑在桌面上,百无聊赖地敲着桌子。满当当的抽屉里凌乱地塞着各种书本、卷子、习题册、漫画书,还零星可以看见几个粉红色信封。何瀚强压下心里要去收拾抽屉的冲动,左博肯定不乐意自己动他的东西。


就在何瀚无聊到打算抽一本漫画来看的时候,忽然瞥到左博张着圆溜溜的眼睛在后门探头探脑。何瀚把长腿踩到地上,对着左博长臂一展,左博忙不迭地穿过几十张桌椅跑过来。还差几步的时候又忽然停下了,双手背在后面,低着头嘟着嘴,又忍不住抬起眼睛瞄何瀚。

“过来。”

“........”左博向前蹭了一步。

“班主任没有点名批评你。”

“真的吗?”左博一步跳到何瀚面前。

“但她点名让我留下。”左博一颗小脑袋又耷拉下来,两只手扯着校服上的一根线头。

何瀚伸手想揉揉少年的发顶,却发现少年窜了个子,已经摸不到了。于是一只大手落在少年腰间,左博就坐在了何瀚的大腿上。左博挣扎着要起来:“这里是学校!”左博冲着何瀚说得咬牙切齿。何瀚一挑眉,腰间的手也收紧了。左博马上又低眉顺眼,可怜兮兮地去扯那根可怜兮兮的线头,校服袖子有些长,只露出白生生的指尖。

“我有想好好学习啊!可我是体育生嘛!每天都有训练的嘛!运动量那么大,上课真的很容易困嘛!我不是故意不好好学习拉低平均分的啊!阿瀚你也有看我晚上学到很晚啊!我明明有在努力啊!可是.....可是......”左博有些说不下去。

“这些话你昨天求我来开家长会的时候已经说过了。”何瀚尽力放冷自己的语气。

“我不是在找借口啊,何叔叔。”左博眨巴着大眼睛撒娇,试图蒙混过关。

“那你现在的网球水平能进国家队省队吗?或者算上体育加分,你能考上好大学吗?”一声“何叔叔”已经叫得何瀚心软,加上亮晶晶的大眼睛,还有委屈地瘪起来的嘴巴,何瀚简直想把左博抱进怀里哄一哄:“没事没事,家里钱多,以后我养你。”但是小男孩毕竟要长大,何瀚也不能一味地宠着。

左博低头继续扯着线头不说话,直到那根线头被扯断了。

“我会好好念书,好好打球,考上体育大学。不过我有好多题不懂,何叔叔你要教我。”

何瀚终于揉了揉左博头发,又亲亲嘴角,表示自己对这个答案的满意。可是刚刚还低眉顺眼的左博一下子就炸毛了:“这里是学校!何瀚!你要我说几遍!这里是学校!再敢亲我!我保证让你活不到我十八那天!”

何瀚举手投降,保证回家再亲。

估摸着走廊那些家长应该都说的差不多了,何瀚牵着左博打算出去找老师。

“你自己去不行吗?” 左博拖着不肯走。

“你舍得让我一个人去挨训?”何瀚冲左博眨眨眼睛。

“........”电力太足,左博有点死机。

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左博已经被何瀚拖着站在班主任面前了。其他家长都走光了,走廊上只剩他们三个。左博向何瀚身后躲了躲。

“我是左博的叔叔,姓何,左博现在跟我住,所以由我来参加家长会。”何瀚一手背在身后牵着左博,一手搭在西装纽扣处。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散发着精英气息。

“其实左博成绩一直比较稳定,虽然我作为班主任并不是很满意,但是考上他想上的体育大学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。”班主任推了推眼镜,继续说:“但是最近他的成绩有一点小小的波动,上课也总是心不在焉的,自习也总是偷偷玩手机发短信。根据我当班主任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,何先生,我比较担心左博的感情问题。高三时期,早恋是大忌讳。”

“恩,原来是这样,好的,恩,我知道了。”何瀚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。

“噗!”躲在何瀚身后的左博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,原来错不在己。心不在焉想的是何瀚,发短信也是跟何瀚,早恋对象更是何瀚。左博看不到何瀚此时的脸色,但一定很精彩。还有刚才在教室里凶巴巴教训自己的样子,一定要报复回来。

班主任又跟何瀚啰嗦了几句早恋危害,何瀚拉着左博落荒而逃了。

坐在车里,左博“哈哈哈哈”一个劲儿笑得不停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。终于在一个红灯,何瀚忍无可忍吻了过来,直吻得左博喘不上来气。

回到家里,左博老老实实地做作业,何瀚系了围裙去做晚饭。做好晚饭,何瀚去书房叫左博吃饭。书房门没有关,开着一盏小台灯,左博咬着笔头艰难地算着题,把算错的答案狠狠划去,继续咬着笔头奋战。刘海有些长了,随着左博的动作,一晃一晃的,在何瀚心上晃开一圈一圈涟漪。

大概是小鼻子闻到何瀚身上沾染的饭菜香,左博抬头看门口,就看到何瀚系着围裙斜靠在门边,一手还举着锅铲。左博蹦蹦哒哒到何瀚身边,环上何瀚脖子,“吧唧”亲了一口:“何叔叔你色诱我,我要去报警。”何瀚不以为忤地牵过环在脖子上的手,一起去吃饭。

左博嘴巴里塞满了吃的,却又支支吾吾地要说话,一双大眼睛瞪得溜圆。

“咽下去再说话。”何瀚一边说一边给左博盛汤。

左博却又不说话了,捧着汤碗小口小口喝着,眼睛滴溜溜地转。何瀚看他这个样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果然,左博喝完了汤,放下汤碗,正襟危坐。

“因为我们老师说不能早恋,所以,阿瀚你今晚睡沙发吧。”说完就一溜烟儿跑进书房继续写作业了,一边跑还一边笑,十足十奸计得逞的幼稚样子。

何瀚轻轻地摇头,站起来收拾餐桌,睡沙发而已嘛,反正他家沙发大。


以后的日子还长,总不会天天睡沙发。


他还有大把时间等他长大。





评论(14)

热度(4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