脸红弯了眼睛

霆水仙/全职相关/一年生SK/会长水仙/高度杂食/我不是故意BE我也想写甜/易勾搭想扩列

Bill x Mike (中)

Bill本以为打开门会是一个一脸猥琐的老男人,涣散的目光,烟酒的臭味,大大的啤酒肚,就像欢场里那些靠伟哥才硬的起来的老男人一样。不曾想却是一个衣衫不整的少年,精致的脸庞映着卫生间晃眼的灯光,半裸的胸膛上茱萸挺立,裤子也没穿好,小可爱可怜兮兮地被握在手里。打招呼的方式也特别,直接照着自己的裆部抓了一把,现在的未成年人都这么开放?

Bill已经上上下下把Mike看了个遍,Mike却还是楞楞地盯着Bill的脸,悬着的手臂还停在那个尴尬的位置不知道放下。Bill眼底带着嘲讽倾身往前,步子还没迈出,Mike便像被踩了猫尾巴一样从地上跳起来,张皇失措地背过身整理衣服。好不容易穿好了衣服,Bill却把门口堵得严严实实,Mike无处可逃。低着头通红着一张小脸,嗫嚅着说:“先,先生,麻烦,麻烦让一下。”Bill欺身向前,Mike以为要挨打了,吓得后退一步,却被Bill揪着衣服拽了回来。

把人系错位置的纽扣解开又重新扣好,Bill开口咬在Mike耳边:“小东西,你打了我一下就想走吗?你把我那个地方打坏了,可怎么办?”

Mike惊恐地睁大双眼:“什么?打坏了?真的打坏了?”说着就朝那个地方摸去,还没摸到就又收回手,忐忑地扯着自己的衣服下摆,“对不起对不起。那,打坏了,我,我带你去医院吧。我会赔钱给你。不要告我,我不要坐牢啊。我带你去医院啊。”

“是啊,好痛呢。可是我不喜欢去医院。去你家,上点药就好。”Bill的语气毫无波澜,随口糊弄着扯谎,看着人信以为真着急的样子又觉得好笑,为什么会有这样脑子缺根筋的人。

Mike闻言小心翼翼地去扶Bill:“对不起对不起。那我带你去我家上药。你小心点走啊。”

Bill被Mike搀扶着出了酒吧上了出租车,途径一家二十四小时药店,Mike还下车去买了药。坐在车里看着那个小东西红着一张脸说带比划地买药,Bill觉得可笑的同时竟也觉得可爱。

Mike的屋子很小,球鞋,外卖盒,课本,书包,凌乱的单人床上是没有叠的被子,一张小沙发上还散落了篮球杂志。Mike把杂志扔在地上想让Bill来坐,Bill却已经自觉地坐在了床上。Mike把药递给Bill,尴尬得两只眼睛都不知道该看哪里。Bill却一脸闲适,也不伸手接药,说:“小兄弟,伤在那处,自己上药实在不方便,不如你帮我。”陈述句的语气,Mike内疚又为难地半蹲在床边,颤抖着双手拉开拉链,轻手轻脚生怕又伤了Bill。Bill向后仰着身子,双手撑在床上,看着一颗毛绒绒的脑袋还有半张绯红的小脸,眼底盈着笑意。

Mike屏住呼吸拉下Bill的内裤,乍着胆子看了两眼,并没有发现哪里有伤,又咬了咬唇瓣,深吸一口气,打算伸手去检查一下。Bill被Mike的大喘气逗笑,又生生憋住,在那双微凉的手握住自己的时候眯了眯眼睛。



评论(6)

热度(29)